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重大事件 >> 内容

华润集团收购山西古交乡办煤矿 1.7亿资金落个人腰包

时间:2013-8-15 10:59:37 点击:2301

本报记者 陈潇 发自山西太原

  核心提示:

  华润集团巨资收购山西省古交市一间乡办煤矿,资金高达1.7亿元,这笔钱直接被一名叫做“耿四新”的自然人领走。

  乡政府早已与华润签订了煤矿整合转让协议。明知煤矿卖给华润后将获得巨额回报,且该煤矿亦已因整合被关闭并吊销了相关证照,但乡政府却在与华润集团的整合协议签署半年后再与耿四新秘密签订煤矿承包协议,约定“整合后的一切补偿全部归耿四新所有”。

  耿四新是山西省古交市人,系市人大代表、河口镇党委委员、某村支部书记,几年前曾因“千万娶儿媳”令世人侧目。

  卖过煤矿后,乡党委书记兼乡长刘爱民升任古交市人民政府秘书长。

  一纸协议换走乡办煤矿

  私密的承包,让已进入整合程序的古交市邢家社乡办煤矿丧失了所有权利。这个整合案例的内情,在山城古交至今无人知晓。

  山西省古交市,一座以煤为生的城市,一直以“全国最大的主焦煤生产基地”为宣传口号。2009年,随着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的推进,年产90万吨以下的地方煤矿均进入整合序列。

  邢家社乡两座乡办矿,是年产能均只有30万吨的乡办集体企业,值此被规模庞大的整合主体吞进。

  那时候,古交市的地方小煤矿先被同煤集团悉数看好。山西省的资源整合政策规定,整合主体须为国有企业,同煤集团作为有资格进行整合的八大主体之一,与古交市众多煤矿签署了整合协议,其中也包括邢家社乡两座乡办煤矿。

  邢家社乡办煤矿的全名是“邢家社乡石老沟煤矿”,10年前乡镇合并后,原属于草庄头乡的“半沟煤矿”归入邢家社乡,称为“邢家社乡办半沟煤矿”,两座煤矿矿区相连。开办这两座煤矿,源于古交市利用资源补助贫困落后乡镇的政策,上世纪末,邢家社乡和草庄头乡正因为头戴贫困乡的帽子而获准在他乡开矿采煤。

  邢家社乡政府始终缺乏资金,前后曾将煤矿承包给3人“合作经营”,由乡政府成立煤炭工业公司并派驻矿长进行管理,但这3人均非耿四新。

  2009年,上述两座邢家社乡办矿拟被同煤集团整合,但时间不长,华润杀入,煤矿被整合给了华润集团。2010年6月,邢家社乡人民政府与华润集团正式签署了整合协议。

  按照这份协议中确认的煤矿资产和资源储备状况,华润将向邢家社乡兑付1.7亿元收购款。

  贫困乡似乎将迎来一张巨大的馅饼。在过去采煤的十几年中,每座矿的年承包费不过20万元到26万元,且因为煤矿不断技改停产,承包费时常断档,乡政府在这两座煤矿上的收入微薄。1.7亿元,对依旧贫穷的邢家社乡而言,是一笔天文数字。

  但是直到现在,邢家社乡政府也没有入账这笔1.7亿元的巨款,虽然整合早已在2011年结束。

  这笔卖矿的钱,被耿四新领走了。

  煤矿被暗中违法包给他人

  事实上,在与华润整合协议签署半年后,即将拿到1.7亿元巨额卖矿补偿款的乡政府突然将这两座煤矿“承包”给了个人。这个人就是古交市人大代表、煤老板耿四新。这份“承包协议”约定:“整合后的一切补偿全部归耿四新所有”。

  邢家社乡政府和耿四新签署的《协议书》签署于2011年1月26日,协议约定,乡党委及乡政府与耿四新 “一次性处理两座乡办煤矿”,耿四新上缴乡政府十年 “承包费”共450万元,并“承担两座煤矿的一切债权债务”。

  2011年上半年,耿四新将450万元交付乡政府,其时,耿已从古交市财政局支取了1.7亿元整合补偿款。

  按照山西省进行媒体资源整合的程序,整合工作须统一经过县级政府的“煤矿资源整合领导小组”,资源整合补偿款经地方财政汇拢后再行下拨乡镇。古交市财政局有工作人员调取支取记录后确认,这笔款到达古交市财政局后被耿四新个人支取,并未下拨邢家社乡政府。此外,华润集团档案中涉及煤矿整合评估的的签名是邢家社乡政府委任的矿长康通旺,而2013年7月,康通旺则说,他自己根本没有参与评估工作,“都是耿四新一手操办的”。

  承包时,煤矿证照早已被吊销

  2009年,邢家社乡的这两座煤矿因进入重组整合程序,已被古交市政府关闭。关闭半年后,邢家社乡党委政府却将其承包给了个人。

  古交市政府办公厅曾于2009年10月16日发出(2009)99号公文。在这份《古交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古交市小峪沟煤矿等兼并重组整合关闭矿井的实施方案的通告》中,邢家社的石老沟、半沟两座乡办矿进入关闭程序,内容包括吊销营业执照、采矿许可证、生产许可证,拆除设备和供电线路、停止并收缴火工品、填实矿井井筒等。

  为了完成这一关闭整合矿井的工作,古交市专门成立了领导组,时任邢家社乡党委书记兼乡长的刘爱民担任领导组成员。

  “关闭”整合矿井半年后,刘爱民领导的乡党委和乡政府却将这个已被整合关闭的矿井“承包”给了耿四新,并将整合后的巨大利益直接让给了这个原先与邢家社乡毫无关联的自然人。

  2013年6月,记者调查发现,直到华润集团接手,邢家社乡办矿的资源价款仍未缴纳。

  华润山西公司一位管理层人士透露,华润接手后,代邢家社乡政府缴纳了300余万元资源价款,这笔钱,最后在支付1.7亿元整合补偿款时进行了扣除。

  投资款和矿工工资被遗忘

  即便是承包,450万元的承包款也在缴到乡政府财务半年后被花光,用于何处无人知晓。而邢家社乡办矿近20年来欠数十名矿工的几十万元工资和多名投资人曾经对煤矿的投入也无人负责。

  邢家社乡办矿的投资人闫福亮十多年前曾向矿井投入60万元的现金和价值90万元的井下设备,并与煤矿议定按照出煤产量分红。但邢家社乡多次分包煤矿,矿井不断技改,实际生产屡次中断,闫福亮不仅没有拿到分红,连当初的150万元投资也没了踪影。

  此外,投资人和矿工胜诉的判决,邢家社乡政府也视而不见。

  2004年8月1日做出的古交市人民法院(2003)古民二重初字第六号判决书显示,邢家社乡政府因转包煤矿,应向芦恩则等多名投资人返还投资款等款项35万余元,其中包括数十名矿工工资。但判决生效后,邢家社乡政府以“没钱、等整合”为由迟迟不予执行。直到煤矿再次“承包”给耿四新,乡政府也无人提及执行的事。2013年初,矿工和投资人到乡政府追讨时,新上任的乡党委书记姜玉说,450万元“承包费”早已经被花光,“我到任后根本没见到这笔钱,账上空空的”。

  这些被拖欠工资愈10年的矿工多是邢家社乡里贫困的农民,等不到乡政府归还工资,在10多年无望的等待中,他们中有人已经去世。

  邢家社乡两座乡办煤矿“承包”给耿四新后,华润集团交付了1.7亿元补偿资金,耿四新按照“承包协议”,顺利地领取了这笔巨额卖矿款。旋即,乡党委书记兼乡长刘爱民升任古交市人民政府秘书长。

  矿工们说,刘爱民和耿四新在整合煤矿过程中涉嫌合伙侵吞集体资产和诈骗犯罪,他们盼望着上级有关部门早日介入调查,“ 1.7亿元的集体资产就这样毫无声息地进了与集体不相干的个人腰包,这在中国的贪腐案里,也挂上号了吧……”。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襄阳资讯_襄阳新闻_襄阳最大的城市综合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www.hbjtx.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粤府新函[2001]87号 粤网文[2011]0483-070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 商务合作QQ:314127396客服1 客服 QQ:407263902客服2 京ICP备:05024815号